(,,꒪꒫꒪,,)

[全职高手][韩叶]线上谈情,线下说爱(4)

人生何处不相逢:

#实况者AU,韩叶都是人气游戏实况者,年龄在24左右


#韩叶已是同居恋人关系


#除韩叶外,其他均为友情向,无副CP


#四人实况灵感源于M.S.S.P马里奥实况,继续强推他们的各类实况系列,真的非常欢乐(神烦),四个大龄中二病的闹腾实况w每次看他们的视频都会觉得心情特别好


首篇请走→ (1) , 前篇 → (3)




好久不见(・∀・)!这里是回复更新的第一发w


有些明信片已经顺利寄到,还未收到的GN也可以留心一下邮箱了,希望明信片和段子能够喜欢XD!


以上,祝阅读愉快w




07.


三更半夜的寒冬,广场上难得挤满了人。场地中央的音乐喷泉还开着,五彩斑斓的光斑映在莹白的水柱上,舒缓的音乐在鼎沸人声中忽隐忽现。


黄少天挑了个地势较高的花坛石阶,兴冲冲蹦上去,没一会儿就被冷风吹得跳回人堆里。叶修兴致缺缺地坐在冰凉的石阶上,看韩文清在旁边神情专注地按手机,给家人发祝福短信。手机屏幕右上方的时钟逐渐向零点逼近,流淌在广场上的轻音乐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而那高耸的喷泉也倏地消失在众人视野中。


不远处有人起了头,大家开始齐声倒计时,黄少天自然已加入其中。叶修他们虽没跟着计数,却也侧耳倾听着,等待近在咫尺的新年钟声。


一串烟花爆裂的声响紧随倒计时的尾声接踵而至,洪亮浑厚的钟声如潮水漫过广场上欢呼的人群,水池中央的喷泉踩着新年的节拍拔地而起,接连不断的绚烂的礼花在阴霾夜空绽放,缤纷光华照亮了半片苍穹。


韩文清把手机放回口袋里,手背擦过叶修的指尖,后者动了动指头,飞快勾住他的手掌。


“新年快乐。”叶修侧头朝他笑,语调平静如水。


“新年快乐。”韩文清看着他,握紧他的手指,交叠的手隐藏在两人狭小的缝隙间,安稳地扣在一起。


王杰希刚在零点时打了个简短的电话,此时收了线,便回头跟最近的朋友道祝福。叶修仰起脸笑眯眯地回应,还祝福他新年里俩眼长成一般大。旁侧的韩文清不易察觉地弯了下嘴角,目光在叶修脸上停留片刻,继而转向王杰希,正经地说了句新年好。


对叶修的调侃已经见惯不怪的王杰希倒是不在乎损友的垃圾话,他低头看了看紧挨在一起坐着的那两个男人,心里突然涌出股诡谲的异样,催使他下意识地移开了视线。


 


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在零点时分抓拍了数张烟花盛宴的照片,上传到微博上还@了叶修他们几个人。很快,那条信息量巨大的新年微博已经被粉丝们转疯了,显然四人线下聚在一起跨年的事实令许多人兴奋不已。


“挺厉害嘛,居然有人猜到是在这个广场了,还在猜我们长什么样穿了什么。”


四人随着散场的人流往回走,黄少天不时朝另三人转播网上消息。


“那你现在少说几句,否则光听你说话就能锁定目标了。”


叶修没带手机,就摸出韩文清的刷微博。大漠孤烟的微博已显示数百条消息提醒,他随便点开一条,就看见激动的小粉丝在问大漠桑是不是跟叶神在一起呢。


他娴熟地按下几个键,回了个“是”。


半分钟不到,叶修回复的那条评论就被人给特意转出来,不出所料引来又一批转发高潮。


韩文清不怎么上微博,顶多是上传新视频了就来这边发个链接,跟网友互动不多。因此叶修替他回复的这简单一个字,已足以引起粉丝们高度重视。


黄少天也刷出那条转发微博了,他先是诧异韩文清怎么突然有闲情逸致回复某个完全可避而不谈的问题,很快又意识到大概并非本人所为。


“叶修你真是个坑害队友的一把好手。”他看了眼满屏幕的激动粉丝,咋舌道。


“不是事实么,”叶修撇嘴,“我俩这会是在一块儿啊。”


韩文清也已经看到了叶修干的好事,他没说什么,果断关掉了消息提醒。


“停停停,知道了知道了你别说了,好端端的话被你一说怎么就这么怪呢。”


黄少天看他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对心思跑偏了的自己翻了个白眼。


王杰希的视线从叶修转移到韩文清脸上,这俩人平日都沉稳得很,这会也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可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叶修那话听起来有点怪异,尽管对方说的确是事实。


“啧,想什么你,”叶修也猜到了黄少天那跑偏了的心思,揶揄道,“帮你转移八卦火力还不好啊?要不今晚你跟大眼睡一张床,我帮你们拍张照传上去?”


“我靠靠靠叶修你真敢做出来我立马雇凶杀人你信不信!”


“声音小点,大半夜的。”


韩文清出声提醒,四人已经进了公寓大厅,在等电梯降下来。


“那你跟老韩睡?”


叶修还在合计就寝问题,非常正经地问黄少天。


“…那床俩人真没法睡。”黄少天难得被噎了一下才反驳。


“我和老韩上次牺牲过了,这回轮也该轮到你俩了。”叶修摊手。


“要不在客厅打个地铺?”王杰希斟酌道。


“一共就两床被子加个气垫,真没能打地铺的。”电梯徐徐上升,叶修靠在横杆上,摆摆手说:


“就凑合一晚上,那么扭捏干嘛。”


黄少天不说话。跟个同性同床共枕他倒也无所谓,只是韩文清那张床他见识过,之前叶修跟韩文清凑合着一块儿睡的时候,那距离和姿势,用“挤在一起”都是含蓄,简直就是“相拥而眠”。他那次早上第一个醒,口干舌燥的想喝点水,因为烧水壶在里屋,他就睡眼惺忪的推开门想溜进去,结果一看见俩男人“挤”在一起睡得正香的场景登时就清醒了。


黄少天虽然平日跟哥们伙计都打得火热,但这种称得上“亲昵”的肢体接触他还是多少有些排斥的。至于为什么叶修跟韩文清能如此若无其事…他俩都同住那么久了,没准早就习惯麻木了呢。


往常话最多的人默不作声,叶修也明白这确实有些尴尬。他轻声笑了笑说,紧张什么,逗你呢,我跟老韩早商量过了,我俩睡里屋,气垫和单人床你们随意。


 


 


08.


就寝的问题就算解决了。回到公寓,四人轮流洗漱后反倒更精神了,没了困意的年轻人面面相觑,最终决定索性趁难得一聚的机会,再抓紧时间多录些实况得了。


趁热打铁地又录制了两个多小时后,王杰希表示实在撑不下去不得不退出,而精力充沛活跃了一晚上的黄少天也有些困乏了,握着手柄呵欠连天。


所幸他们战绩不错,已经顺利突进World-6,叶修存了档,坐在电脑旁处理后续工作。


“你们睡去吧,我还行,先把录像整理整理。”叶修说着,已经开始目不转睛地操作起来。


等黄少天和王杰希都去了卧室,韩文清仍留在客厅没走。


“老韩你还在呢?”对方虽没发出动静,但叶修头都没回也知道他此时正盯着自己的后脑勺。


“你也睡去呗,反正我不困,去躺着也是浪费时间,还折腾你睡不着。”


“快四点了。”韩文清的语气听不出情绪,却有股无形的魄力压下来。


“我知道,电脑有时间显示呢不用报时。”叶修扭头朝他笑笑,漫不经心。


“你在急什么?”


毕竟是共处五年知根知底的同窗,又是交往近四年的恋人,叶修的举止其他朋友可能察觉不出异常,但韩文清早已看在眼里。


屏幕上的鼠标顿了顿,叶修有点无奈地笑道,你都猜到了还问我啊。


“又有新项目要做?”


“老吴昨天发邮件说这次是跟外地一企业合作,那边催得紧,让我们元旦之后就过去。”


“这回得多久?”


“顺利的话一个月不到就回来。”


难怪叶修准备挑灯夜战地做视频,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一叶之秋都不会再有新视频上传,所以他才想趁离开前多更新一点儿。


韩文清看了看显示屏上的视频软件,说,这个我来弄,你睡觉去。


叶修微笑道:“我又不是明天就走,等少天他们回去了我再好好睡一觉。你先睡去,咱俩挤一块儿你也睡不舒坦。”


韩文清重复道:“你睡觉,这个我做。”这次的语气强了些,声调沉下来,叶修知道,他这是不会任由自己在这儿通宵剪视频了。


“行我去睡,不过既然交给你了,你也用不着现在就弄,慢慢来。反正我账号你也知道。”


韩文清点头,看着叶修保存进度后乖乖关了机。


 


叶修研究生是读环工的,他导师手上有不少课题,但大部分要去公司做项目,因此叶修也得隔三差五跟着他到处跑,通常是市内跨区倒还好,晚上能回来吃饭睡个觉,有时候联系的公司在外地,他就得连人带设备一起过去,直到项目完成才能回来。


有次叶修他们接的项目在实践时出了问题,不得不重新设计规划,原本预计半个月完成的项目拖延到月底才结束。叶修回到公寓就睡得昏天黑地,韩文清从实验室回来,看着他憔悴面容和两团硕大黑眼圈,便任由他睡了十几个小时。直到叶修半夜饿醒了,偷偷摸黑去厨房觅食,打开冰箱,竟发现有韩文清事先做好的饭菜和字条。


留的菜也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叶修把它拿出来加热,靠着流理台借着厨房的灯,把那饭菜吃得一干二净。口感欠佳的米饭塞进嘴里,唇齿间却是温暖浓郁的满足。


那次之后,叶修仍不时出门做项目,不过一旦他回来了,韩文清就会先留一份饭给他,等他休息充分了再起来补充能量。


 


两人轻手轻脚地回了屋。躺在床上,叶修想起什么,凑到韩文清耳边轻声说,老韩,等这次项目弄完回来,给我弄点蛋炒饭呗。


呵,挺会享受了,还点菜呢。韩文清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说,等你弄完再说。


“还有账号,记得帮我定期清理下消息跟弹幕举报。”


“再多事儿就给你冻结了。”韩文清转了转身,将两人的距离拉开些许,以保证双方都多些空间,床板却不合时宜地发出声响。


“离这么远,不怕掉下去?”叶修说着,朝墙壁贴了贴,“都说凑合睡了,就再挤挤呗。”


韩文清也往里面靠了靠,两人侧着身,挑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黑暗中他们看不到彼此的面容轮廓,不过叶修还是冲着那团漆黑的阴影笑了下。


“老韩晚安。”


耳畔扫过平稳均匀的呼吸声,韩文清对着夜色低声回应。


“晚安。”


 


-TBC-

评论
热度(281)

© 妄想素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