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种千速和其他cp的脑洞集第三发(第一发第二发),同时应该也是最后一发了,因为用这种不正规的行文方式写东西写多了的话总是不太好…以后就会好好写正文了。

仍然是不成文的段子,各种paro和脑补注意,这次可能有个别段子有点黄,也请注意。

我真想诅咒lft手机客户端的分段(。

谢谢喜欢我的这些脑洞的各位><




2组女子称呼变迁(脑补

早期:

速水

→中村:中村

→不破:不破

中村:

→速水:速水ちゃん

→不破:不破ちゃん

不破

→速水:速水さん

→中村:中村ちゃん

后期:

速水

→中村:莉桜

→不破:優月

中村

→速水:凛香、凛香ちゃん

→不破:優月ちゃん

不破:

→速水:凛香ちゃん

→中村:莉桜ちゃん

大概像这样(。

-

中→速→千。

「中村,你干什……」

「千叶君我还真羡慕你呢,居然能够被【凛香】喜欢上。」

「…你在说什么?」

「再装糊涂的话,机会可就溜走了哦?」

「…!」

「你再没有动作的话,小速水可就是我的了。

加油吧千叶君,在我抢走她之前。」

-

小凛香是那种虽然看上去是贫乳但实际上相当有料的那种呀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章鱼痴汉脸

-

等等,话说糸成真的对凛香有兴趣?名簿没有细说,凛香的资料里也说了这两个人没有任何异常的发展,但是总感觉……营速貌似真的可以有(ry

-

这么一说的话官方和凛香关系最好的女孩子貌似是桃花,然后是阳菜乃…跪求矢仓速大三角(ry

以及凛香你快和有希子搭话!!!这已经是第二个想和有希子交好却没有行动的女生了orzzz

中速不是官方好友没关系,反正那群一样没有官方支持的菅中厨不也几年如一日地脑补得非常开心吗(

-

按官方的话千速应该会循序渐进地发展,从无话可说到无话不说的进步过程十分让人期待啊XD

看着他俩的进展时的感受简直像守着小苗长大的心情(

-

千速同居中。

…其实就是凛香无意识地给龙之介点了个火←。


天刚亮,速水就感觉到身边的人似乎起身了。她迷迷糊糊地蹭到千叶刚刚空出来的位置上,把脸埋进他的枕头,满足地就着少年的温度和味道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然后安心继续她仍然朦朦胧胧的梦境。

浴室里隐约传来水声。

速水断断续续地迷糊了一会,在彻底清醒过来之前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时钟,发觉离千叶起床还不到二十分钟。她坐起身发了一阵子呆,笨拙地驱使刚刚苏醒还不太灵光的身体扑腾下床,打算洗漱过再穿衣。

虽说今天是休息日,但无论是她还是千叶,都实在没有睡懒觉的嗜好——最多是他们俩的其中一个在起身之前撒娇式地赖一赖床。所以千叶早起也没什么好奇怪的,不如说是他和她共有的习惯成自然。

浴室的水声一直没有停。

速水敲敲浴室门:「千叶?你在里面吗?」

没有回应,水声仍然透过门不断洒出。

她又敲了一次门,水声才停息下来。千叶隔着门回了一句:「抱歉,稍等一下,我在冲澡。」

「好。」

虽然速水不太理解为什么千叶要大早上的跑去冲澡,但她脸皮甚薄,觉得总不好现在直接开门闯进去看为什么,像要非礼良家少年似的…这种事情大概只有她的某个大叔少女好友才做得出。

…不过速水似乎没有意识到的是,她其实已经把门里那个笨蛋不止一次地看光过了。

大概五分钟之后,千叶才打开了浴室门:「久等了。」

「没有……嗯?」速水一步走进浴室,却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热气蒸腾,反倒觉得室内气温简直比室外还要低上两度。她皱起眉,在千叶反应过来之前反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所触不出意料地是一片冰凉。

答案基本上只有一个。

「千叶你洗的冷水?」

千叶别开头,低低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如果说刚才仅仅只是有点疑惑,那么现在速水简直要觉得自家男友不可理喻了。「热水器坏掉了吗?早上就这么洗会感冒的!」

「没事。」千叶隔着毛巾用力擦自己的头发,「…有点原因。」

「什么原因?」速水使劲瞪他。

千叶头上披着毛巾,偏着头看回来。

自他们熟识以来、甚至早在开始交往之前,千叶就已经不惮于在她面前暴露自己的双目了。而现在那双眼睛正混着一点明灭不定的复杂神色看向她,而本应被冷水洗去的一抹血色也许是因着刚刚的动作,不知不觉间重新染上了他的眼角与脸颊。

千叶本来和艳丽这个词根本是绝缘的,但速水现在看着他,在一瞬的恍神之间脑海里浮现出的就是这么个形容。

几乎是紧接着速水就回过神来了,一张脸差点没烧得冒出蒸气来——即使事实上千叶这迟钝鬼看她时根本没想到过这一层,她刚刚却确凿无疑地差点被这个人的色相收买了。

可她绝对不会承认的,绝对不,绝对。

「没什么,」在她局促得连嘴都快不知道怎么张时,千叶移开了视线,一把扯下他头上的毛巾,「速水你领口记得扣好。」

「什…」

在速水彻底当机的这会,千叶慢慢把一只手伸过来,扯过她半敞的睡衣领子的两边,掩住了她那一片布着隐约的斑驳红痕的皮肤。

做这些事的时候千叶根本没有看向她,但血色无法掩饰地从他的眼角蔓延到耳尖,把他给卖了个彻底。

-

由136扉页延伸出的脑洞。


*潮田寺坂练习中。

赤羽「……」

速水「……」

赤羽「……速水同学。」

速水「嗯。」

赤羽「不如我们溜号吧?」

速水「……」

速水「你舍得下渚?」

赤羽(瞬答)「不。」

赤羽「而且就我跟你跑掉的话,千叶会吃我醋啊。」

速水「……………………」

赤羽「…把渚君也拐走就行咯。」

速水「那寺坂…」

赤羽「…管他去死。」

寺坂「我操业你说谁呢?!」

赤羽「你呗。」

潮田「等等寺坂同学你冷静点,那是我的贝斯…」

-

后知后觉,肉食动物小凛香好可爱,果然是吃肉的猫系女子吗←字面意思。

大口吃肉的女孩子真的超可爱。


*夏祭。

千叶在夏祭看到速水的时候,她正一手一大串肉吃得满嘴流油。

……因为这女孩形象和平时他认识的速水反差甚大,他还差点没给认出来,直到速水啃完一串肉抬头四顾,目光跟一边的他单方面地撞了个正着为止。

速水:「………………」

千叶:「…………………………晚上好啊速水。」

有那么两秒,速水的表情看上去很想直接把吃完的串肉签子穿他脸上。

对着千叶开口说话之前,她使劲做了两个深呼吸,似乎好容易才把上涌的暴力冲动给抑制下去:「千叶你怎么在这?」

「…速水你喜欢吃这个?」千叶指指她手上的肉串。

「呃硬要说的话我更喜欢牛肉…不是,」速水一脸羞愤地用拿着吃完的签子的手捂住了脸,「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

「杀老师叫我来的…你不是?」

「…是。」

在祭典的一片喧闹中,两个人之间的空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不知为何脸红到耳根的速水局促地张了张嘴,飞快地环视一周,唰啦指向旁边的一家射击游戏铺:「不、不如去那里吧,难度似乎不是很高,嗯…」

…是说以他们现在这种水平,市面上现在难度高到能难住他们的射击游戏其实也没多少个了。

速水同学一向秉承少说话多做事的原则,没话找话的技能委实点得不怎么高。

「去吧,」千叶决定不要吐槽这一点,「…在那之前,速水你先把手上这个吃完吧?」

女孩正急着往外迈的脚呆滞了一秒,「……诶?」

「冷了不好吃啊,」千叶对她意外的反应不明所以,「而且拿着也不方便。」

「……你不介意我吃?」速水继续呆滞。

「我好像听谁说过女生都是肉食动物来着,喜欢吃肉不是很正……诶速水你怎么一下吃这么大口!?不会噎着吧!?」

「嗯呜嗯(我没事)!」刚刚凶猛地扯下一大块肉的女孩鼓着腮帮瞪他,「呜嗯(走吧)。」

千叶把她的样子看在眼里,毫无自觉地笑了出来:「好,走吧。」

-

我家的千叶同学就是没察觉之前超迟钝,察觉之后积极又主动,不声不响地对喜欢的女孩好的。

反正恋爱之后是超黏速水同学的犬系男友,完全的一途系小忠犬,意外地会相当孩子气。

速水同学则是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感情,但死活没法直率面对,只能别别扭扭地示好。总之就是死傲娇。

恋爱之后示好和关心会直率起来,但坦率地告白或者撒娇之类还是在能力范围之外…

两个人都有点天然呆的感觉。

是说我还脑补过速水同学只会在没睡醒,累,或者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彻底地对千叶同学素直起来,嗯(

比起老夫老妻模式,我还是更喜欢小情侣千速^q^

-

冈岛猥琐地嘿嘿笑:「哎呦千叶速水你俩守狙击点的时候可别一不小心就擦枪走火了哦~」

千叶面无表情地抡起自家步枪,一枪托劈头盖脸地往冈岛砸了过去。

-

以前看过的一个梗,套千速身上玩一下。

2班七个人一起出去玩,本来千叶速水走在一起,但过了一会,千叶跟菅谷他们仨讲话的时候,速水被中村不破拉走买吃的去了。理所当然的,千叶说完话一回头,就发现饲主,不,速水同学不知何时不见了。

然后千叶同学就慌了神。

千叶慌神似乎慌得十分的波澜不惊,表现出来的行为也就不时东张西望而已,他旁边的菅谷甚至都没发现他实际上有多六神无主…直到速水她们拿着东西回来。

女孩们,确切地说是速水,一出现在千叶的视线范围内,他就毫不矜持地呼啦冲了过去。

另一个当事人还呆着不知道怎么回事,千叶就不管不顾地一句话蹦出口了:「速水你刚刚去了哪里!我以为你走丢了!」

速水:「……」

中村:「……→_→」

不破:「……→_→」

够了千叶同学,你这副被主人抛下的小忠犬的委屈模样简直不能更昭然若揭,旁观者眼睛都要瞎掉了好吗。

而且连语调都快带哭腔了。

「这里人太多容易走散的,你和中村不破在一起就好,也方便联系…啊。」千叶一反常态地话唠片刻之后终于意识到似乎哪里不对了,迅速面红耳赤地住了嘴。

速水沉默了两秒,伸手拍拍千叶肩膀:「没事,给你买了鸡蛋点心。」

「…好。」

中村点击手机上的录音完成键,飞快地把音频发到了LINE上头。

不破默默地给点了个赞。

…最后千叶是拎着三个女生买的所有食物回来的。

-

千叶和前原灵魂互换了。

(梗fromP站某小说,但正文与该小说无关


•完全不能理解千叶平时到底是怎么看东西的前原试图把这家伙的额发通通夹起来,结果被自己的身体(千叶inside)揪着领子威胁要是他敢这么做就分分钟一枪爆了他的头。

虽然前原知道千叶不会真的对这副身体怎么样,但在(前原自己从来不知道还可以这么凶的)自己的眼睛的怒视下,还是怂了。

……最后经过各种拉锯,千叶勉强同意前原露半只眼睛出来看路,同时前原也要求千叶不准挡住前原身体的眼睛。

•为了不暴露,两个人必须饰演对方。先不说前原要怎么坚持沉默寡言冷静淡定,千叶(in前原)光是面对着前原的现任和EX、EEX、EEEX的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就十二万分地想崩溃了。

天地良心,千叶喜欢的人是坐他左前方的某个小傲娇,他根本不想要跟其他任何人发展关系啊。

至于前原,他差点就顶着千叶的皮相到处搭讪去了,被身体的正主揪住之后还振振有词地表示其实千叶的人气潜质很大的,不好好利用真是浪费…

当是时千叶看着自己的身体(前原inside)那一副压着满眼乱飞的桃花的一本正经表情,差点被铺天盖地的违和感就地淹死。

•对于绝大多数灵魂互换的情况来说,穿帮这种事情当然是唯恐避之不及但却避无可避的啦。

但是穿了还没两天就分别被矶贝和速水一句「你哪位」揭了皮也未免暴露得太早了吧。

……也难怪,千叶和前原平时的画风委实差得有点儿远,就算再怎么努力往对方靠,看上去也,怎么都有点儿不对劲。

至少前原本人绝对没可能一上午都不吱声,而千叶本人也绝对干不出四处搭讪漂亮姐姐这种事。

…在那之前,首先千叶就不可能在众人面前主动地把他的眼睛露出来。

•得知真相之后速水默默地多看了一眼千叶(in前原),微妙觉得有点感叹…前原那双桃花眼居然真的能冷成现在这恨不得把什么花都给冻死在摇篮里的样子。

当然这跟千叶的魂现在心情糟透了这点脱不了干系,不过速水似乎有点理解千叶本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眼睛遮起来了。

从另一方面说,即使只露了一只眼睛,前原(in千叶)居然也能把那似乎有点凌厉的线条带出他本人那种味道来,也是挺厉害的。

-

拉个小手。

千叶伸出手去拉速水,然后速水貌似嫌弃地从他手心抽出了她的手。

速水的动作不怎么大,被嫌弃的千叶也没什么过度反应,就只是神情委屈地偏着头盯着速水一直看。

被盯着的速水耳根红红地转过头,不要看他露出来的那只眼睛。过了没一会,她一脸别扭地把自己的一只手腕递到了千叶手边,勉为其难地让他握着。

目睹千叶握住速水的手腕时脸上那抹温柔又朦胧的笑意的三村只有一个感想,烧。

这到底是哪个致力于闪瞎观众的青春纯爱电影里的场景啊。

-

关于千叶同学的生日。

时间轴?那是啥?能吃吗?


速水从四月份就开始各种问中村关于硬核朋克的事,又死活不说为什么要问,于是中村一边表示我也不太清楚要不我帮你查呗,一边在LINE群里跟E组八卦群众长吁短叹说千叶君和小速水简直花式虐狗…然后当中村和不破被速水以自家要听为理由拉去CD店陪她选碟时,中村觉得她们家小速水傲娇水平已经快登峰造极了。

而且依然是花式虐狗。

于是到了五月二十号,千叶一进教室门,怀里就被速水扔进了一个扁平状礼物盒。

速水:「你拿着随便听听。跟中村和不破逛街的时候随便买的,不准误会。」

倒是说得事不关己敷衍了事一样,如果脸没红而且没别开视线就装得更像了。

千叶已经快被速水萌死了,除了手上拿着的盒子和眼前的小傲娇之外基本上注意不到身边的其他事情……包括围观群众亮成一片的手机闪光灯。

在被羞愤欲死的速水的S205爆头之前,围观群众之一的O岛先生表示,这是他亲眼所见的最能被称作教科书级别的傲娇。

-

想吃千速小黄本…

比如说速水同学喝了点酒,然后对千叶同学各种积极各种黏各种デレ,在床上滚了一次之后去冲澡时还没够,在浴室滚了第二次。千叶同学其实还有点想第三次的,但是速水同学已经快在浴室里睡着了,于是千叶同学默默(委屈)地把自己和相手洗干净,然后帮迷迷糊糊的速水同学把头发吹干,抱回床上圈在怀里睡了。

然后第二天速水同学醒来之后一想自己昨天干了啥就不想做人,但千叶同学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表示难得凛香昨天这么积极他怎么可能拒绝呢………………

然后千叶同学就被速水同学罚跪主板了。

(等等这个走向是不是有点奇怪(

-

矶萌脑洞。

「となりの人魚(メグ)さん」。

现代奇幻,是个人鱼理所当然地存在着的世界。

(其实只是不想动脑构造完整世界观

(只是放松用的欢乐paro所以不要认真(((

矶贝:人类少年。单亲家庭的长男,努力支撑着自己的家庭。和隔壁的人鱼片冈一家从小熟识。

片冈:人鱼少女。和隔壁的人类矶贝一家从小熟识,经常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稍微有点在意自己还不能完美地化成人类的事实。

人鱼的设定:

•生性善良。

•下半身是鱼尾,上半身是人类。可以把自己的下半身化成双腿,能够保持化形的时间大致随着年龄而增长,另外受空气湿度等等因素的影响(15岁的萌大约能在晴天保持24小时)。

即使把鱼尾化成双腿,游泳也还是非常快。

•下半身是鱼尾状态时可以短暂地浮在半空(空气湿度大的时候)。

•能够简单的操纵水分(把水分聚成团浮在半空之类)。无论是为身体补充水分还是做家务都十分便利。

•对炎热干燥的天气十分苦手。

(由于对矶贝家的称呼比较麻烦,所以下面用名字称呼)

•悠马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萌是人鱼。矶贝家的弟弟跟妹妹也因为从小被哥哥带来跟萌一起玩,所以也都知道这个事实。

•因为萌对夏天非常苦手(只要是在陆上,身体水分就会被不断蒸发掉),所以在夏天一起出门的时候悠马总会随身带大水瓶跟湿纸巾(补水用)。必要的话连毛巾都会带。

•夏天时矶贝家的几个孩子经常会到片冈家避暑,因为有水池,而且有了人鱼的天赋技能打水仗特别方便。

-

菅千速中的旅行paro。

任意两个人之间都没有交往,千速双箭头,菅中说不好,其他都是友情。

只写了两段没头没尾的,所以先当成段子一起发出来了(

1.

菅谷一早起来,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说:「哟菅谷,早啊。」

菅谷:「……」

菅谷:「……千叶?」

陌生人,不,夹起了刘海的千叶说:「不然呢?」

「太好了原来是你啊千叶,」用手挡住了上半边眼睛的菅谷镇定地回答,「我刚还以为房间进贼了呢。」

千叶捡起搭在椅子上的衣服揉成一团对着菅谷的面门摔了过去。

被糊了一脸的菅谷把脸上的衣服扒拉下来,冲着回到洗手间的千叶的方向喊:「话说你怎么把刘海夹起来了啊?」

「我要洗漱好吧!」千叶无奈的回答声从洗手间传回来,「刘海会碍事的!」

「天哪千叶原来你也会觉得刘海碍事……」菅谷躺在自己的床上有气无力地吐槽。

「为什么不!?」

菅谷懒得理会千叶声音哭笑不得的反吐槽,而且现在对他来说似乎有更有趣的事情可以做——摸着额头考虑了两秒之后,他从枕头旁边摸过了自己的手机。

五分钟后,中村和速水的房间。

洗手间里的中村一手拎着手机一手拿着洗面奶,把头伸出来扯着嗓子对速水嚎:「凛香同学你现在能不能帮我到男生的房间拿个东西——?我昨天买的东西落他们那儿了——」

「自己去。」正在收拾东西的速水说。

「可我还穿着睡衣!」中村嚎,「总不能就这么跑过去吧,好嘛凛香——」

速水在一瞬间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早就换好衣服。

「…好吧。」速水放下手头上的东西站起身,「那莉樱你等下出来帮我整理一下。」

「好——」

错觉吗,速水关上房间门的时候想,她怎么觉得房间里的那个人好像又在捉弄她了。

在这个念头消失之前,她摁下了旁边房间的门铃。

「哪位?」应门的是她熟悉的少年声,能听到他穿着拖鞋走过来的啪嗒声。

「速水,」她说,「来拿个……」

她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

开门的少年眉眼凛然,五官端正,煞是好看,问题是,虽然对方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她对这么双眼睛几乎毫无印象。

……可刚刚应门的分明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和同样原地石化的对方大眼瞪小眼地相顾无言了两分钟之后,速水对面的少年僵硬地张张嘴,神情十二万分不自然地开了口:「速水你是…过来干什么的来着?」

仍然处于石化状态的速水下意识回答道:「哦莉樱说她把东西落在你们这里…」

「好你等等。」少年转身回屋,顺手把门完全打开,于是速水也能在门口看到房间里的状况。

然后她就亲眼目睹了少年一边取下头上的发夹一边把闷在床上笑得抽筋的菅谷用枕头活埋了的惨象。

「哈哈哈千叶你怪我干什么明明你自己对着速水耳根都红透了这是跟谁学的傲娇——行了枕头就那么几个都让你堆上来了快住手!」

把刘海重新放下来的千叶无视枕头堆里透出来的菅谷的声音,面无表情地回到门口,把一个装着纪念品的小袋子递给速水:「是这个吧,写着中村姓氏的。」

「…应该是。」好歹从当机中恢复过来的速水伸手拿过袋子,抬头看了看恢复正常的千叶。

千叶被她这么一看,耳根的红色大有向着整张脸蔓延的趋势:「…怎么?」

速水抱着袋子转开视线,假装在看走廊窗外的景色,「不坏。」

这一句话实在是语焉不详,但千叶不知怎么就是听明白了速水意有所指的是哪个点,率直地开口:「谢了。」

有一秒钟,速水心里不可抑制地窜出一个念头,要是这家伙没把头发放回去就好了,至少可以更加直接地看到他现在有没有脸红。

可别扭的速水同学现在已经把眼神移开了,即使还想再看多一眼,也找不到理由再转回去看着他了。

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只这一次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那我回去了,等会按昨天说好的那样在楼下集合。」速水最后还是没重新直视千叶,向着他的方向随便挥了挥手。

「好。」

速水把袋子拿在手里,回了房间,关上门,走到已经收拾了七七八八的床铺前,坐下。

中村带着笑意的声音从洗手间传过来,「小凛香你回来啦?我东西呢?」

「放你包里了。」速水说。

脚步声从洗手间里逐渐靠近,洗漱完毕的中村笑眯眯地把脸探到速水面前,眼神一派不怀好意:「哎呀小凛香,你脸怎么红透了呢?」

「烦死了。」速水举起爪子对着中村的脸挠挠挠,无果。

2.

据说空间感特别好的人是能生生地把一张平面地图看成立体地图的。

「怎么样千叶,」菅谷搭着千叶肩膀东张西望,「知道怎么走没?」

千叶拎着地图沉默。

「千叶同学我们可都靠你了呀,」中村严肃认真地拍拍千叶后背,「否则我们都得迷路了哦。」

继续对着地图沉默了两分钟之后,千叶说,「我有个问题。」

凑在中村旁边的速水点点头,「说。」

「为什么我们不问问律该怎么走?」

「因为你比律省电。」菅谷面无表情地把大拇指戳到千叶面前。

「……」当事人语调平板地吐字,「我叫千叶龙之介,不叫人肉GPS。」

脸上挂着莫名坏笑的中村一掌呼到千叶后脑勺:「你应该最清楚废话太多是不会有幸福的呀千叶同学!」

「但我真的不知道,」千叶委屈地揉揉被呼的后脑勺,「即使你再说什么也没办法…」

在千叶挠着头绞尽脑汁的这会儿,被中村搭着一只胳膊的速水顾盼左右,看看天色,撇撇嘴,然后一脸不情愿地从中村身边钻到了千叶前面,伸出爪子扒过地图:「再这么浪费时间天都黑了,我帮一下你。」

「……速水你是天使吗。」千叶捂着脸,「找到地方了请你吃饭。」

「天你个头。」速水一脚碾压到千叶脚面,「千叶你刚刚找到地方了吧,指个大概方向,现在一起找路过去…话说这都找不着路你刚刚到底在干什么。」

被专注找路的千叶速水晾在后头的菅谷跟中村在LINE上打字,「GPS装插件了啊。」

「还是个事半功倍的小天使插件。」计划通的中村奸笑着回复。

*然而对着街道图找路时空间感并没有什么卵用。

人肉GPS千叶同学你辛苦了。


↑于是之后吃饭结账的时候。

「中村1200,菅谷1320,」人肉计算器千叶说,「钱给我,我去付。」

「等等千叶,」速水隔着桌子拉他,「我呢?」

千叶接过其他两个人递过来的票子,拿着自己的钱包起身,「刚刚说好了。」

「……什么?」

然而等速水反应过来刚刚他们到底是说好了什么的时候,千叶已经付完款回来了。

*千叶同学不在场

「莉樱你们干什么不提醒我?!?!」

「哎凛香同学你知道你这是遇上了多千载难逢的机会吗!!」中村恨铁不成钢地戳速水额头,「居然能让金牛座请吃饭耶!!!」

「千叶还真是说请速水吃饭就请啊,」菅谷望天,「都不顺带请我和中村的……」

「也是,人家以后都是一家人嘛,」中村摊手,「怎么可能为这么一点小钱在意咧。」

速水抬起脚怒踹中村。

-

除了人肉GPS以外千叶同学还是人肉计算器和性价比比较小能手,简直是居家旅行狙击放火(?)必备的得力小助手……(

#对于千叶同学简直是典型至极的金牛座理科男这一点的发想。

-

最近我脑内的三村同学不知怎么开始跟有希子一样天然黑起来了(。

比如

千叶「蒙太奇是什么?」

三村「嗯,比如说我拍冈岛的蛋被人踹了,然后再拍一段你的水煮蛋掉到地上粉身碎骨,然后把后者剪辑到前者中间,这样你看到冈岛被人踹之后就会马上看到你的蛋碎掉,就更加切身处地地感受到冈岛有多痛了。所以这就是蒙太奇手法,明白了吧?(笑」

冈岛「……我好痛喔。」

评论(8)
热度(43)

© 妄想素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