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种千速和BG的脑洞集第二发(第一发在这里)……大约是从去年的12月到现在累积的。

老样子的各种不成文的段子,各种paro和拉郎以及排列顺序混乱注意。

(4/12)不知为何空行非常混乱所以重新整理了一下,看有没有好一点……如果之前因为分段混乱造成了阅读不便的话非常抱歉orzzzz

还是那句话,如果有姑娘看了这些脑洞之后能延伸出新的脑洞我就很开心了w



突然冒出个脑洞。

罗威罗某日将两个出身东亚的小鬼交给十八岁的红眼,表示这两个小孩身上有出类拔萃的狙击手天赋,希望他能在这两个孩子的教育和抚养上搭把手。

……但是红眼自己当时都只是刚在狙击领域崭露头角的一个大小鬼而已,谈何教育别人,所以他当即表示罗威罗先生您逗我玩呢是吧。

先生:「总之这两个孩子就先交给你了。虽然我暂时没法亲手带他们,但他们俩实际上可还是我的徒弟,你好好照顾他们。」

红眼:「先生您能给我个拒绝的机会么?」

先生:「我左手边这个头发遮住半边脸的男孩叫千叶龙之介,右手边这个扎双辫的女孩叫速水凛香,赤瞳我知道你会说极/东的语言,应该不至于跟他们没话说……」

红眼:「您饶了我吧好吗我宁愿去中/东出任务啊。」

先生:「所以,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红眼:「……………………」

他觉得自己刚才好像是被强卖了什么东西。

「你就把这件事也当成是任务吧,」先生叹口气,伸手摸摸两人中的男孩子的头,「要是你需要报酬的话,我也可以支付合理的数目。」

「…都被您拜托到这种地步了,报酬什么的就算了吧。」红眼挠挠头,自暴自弃地蹲下来对着两个一直盯着他看的小鬼,换了种语言说话,「那你们两个今天开始就跟着我了,龙之介和凛香……直接叫你们名字不介意吧?先说好,我不太会照顾小孩,总之…以后多指教啦。」

「…请多指教。」一阵沉默之后,两人中的女孩出声回应,「还有,其实我和龙之介都会英语。」

红眼:「………………」

两个小鬼其实都会英语,也就是说,他刚刚在罗威罗先生面前丢人的垂死挣扎其实都一字不落地被这俩小孩听光了。

说好的极东岛国人英语差呢。

千速二人约9岁,红眼18岁。

狙击手养成计划。

这里的千速因为某种缘由,从故事的一开始就是互相称呼名字的关系。

-

狙击手养成计划(暂名)。

这里设定千速对红眼是叫「师父」。

教了两个小崽子一年半载之后,红眼经常会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师父加大哥简直当得不如没有。

在流落街头之后,被罗威罗收留之前,千叶龙之介和速水凛香基本上都是相互支持…或者确切地说是靠自己活下来的,自立能力比他们的同龄人高出不止一星半点,即使红眼出任务一出几个月把他俩就那么撂在住地不管,回来照样看到他俩活蹦乱跳生气勃勃。

所以平时自然轮不到红眼去照顾他俩——不如说,偶尔红眼还要被他们照顾。

至于这两个小鬼来他这里最大的一个目的,学习狙击技术…

「所以说龙之介你是怎么打的靶?」

「…算出来的。」一边抱着快有他一人高的枪的小鬼说。

「…算?」

「嗯,把距离、目标高度、方向、风向、风力等影响因素列入算式,能大概算出该怎么调整枪口。」小鬼想了想,补了一句,「以前在外都是凛香帮我观测数据来着。」

…敢情这孩子盯着瞄准镜的时候脑子里就转着这一大堆算式?

吐槽都懒得吐了的红眼失笑,「好,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会打动靶了,原来是来不及算结果对吧…然后凛香,你又是怎么打的?」

另一边的小女孩眨眨眼,「瞄准了就扣扳机啊。」

「也太抽象了。」红眼有气无力地说,「具体一点行吧。」

「…那,因为我身体协调能力比较好,所以打得中。」女孩回答得一脸理所当然,「就这样。」

……

这都什么前因后果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

红眼被自己满肚子没法吐的槽憋得快要胃疼发作,只能对着战斗模式几乎是站在依靠理性和直觉的两个极端的两个小孩欲哭无泪。

你们俩不是朝夕相处吗,不是长期搭档吗,不是性情相似吗,为什么在这种关键性的地方反而会差别这么大啊,让他怎么下手去教啊。

既然这俩小鬼我养也养不好,教也教不了,罗威罗我现在退货来得及吗,红眼悲愤地想。

*这里说龙之介和凛香狙击方式的差别其实来自于原作描述,比原作更极端一点…毕竟这里他们只是俩十岁出头的死小孩,原作少说都十五了,人格多少会成熟一点…吧。

说白了就是前者靠计算,后者靠直觉和身体能力。

-

DNFparo。

赤羽:黑暗骑士。强到飞起的中二病。

奥田:魔道学者。擅长研发,但不太会打架。

潮田:刺客。外貌上怎么看都像男法师。

茅野:缔造者。平时假装自己是个元素师。

千叶:枪炮师,会狙击。在天界长大的阿拉德人。

速水:弹药专家。前皇女护卫队精锐。

仓桥:召唤师。对自家召唤兽异常宠爱。

片冈:驭剑士。少女们的姐姐大人。

矶贝:剑魂。其实从来就没有鬼手。

前原:漫游枪手。比起枪术远远更擅长体术。

冈野:散打,会柔道。想一脚踹死上面的。

-

有太太脑洞过凛香视角的アイネクライネ•千速版。

简直戳死了好吗。

继龙之介视角的StarCrew之后又有可以当梗来画画/写文的曲子了,但是我现在没时间画/写orz

其实说起来还有好多曲子都可以用来耍,但都没时间耍……谁来拿这些曲子种个粮给我吃啊(号哭

-

神枪少女paro。

速水:1期义体,惯用MP7/沙漠之鹰。

成为义体前是舞蹈生,遭遇事故后被公社收留,和千叶搭档。

枪法很准,但因为辅佐官千叶本身已经是王牌狙击手,因此把训练方向转向中近距离战斗。

性格认真,训练积极,再加上原来就有身体基础而且天赋相当出色,所以战斗力很高。不过虽然对训练和任务都很严谨,但都只是出于对自己的第二次生命负责和对公社感恩的心理,并不喜欢战斗。

外表超出年龄地沉稳,和辅佐官一样似乎没什么感情表现,但仍然有着柔软的少女心。

虽然没有明说,但似乎恋慕着自己的辅佐官。

千叶:公社的王牌狙击手,惯用SG550。

初始基本上是在其他人出任务时远程辅助,后来被分配当速水的辅佐官。狙击天才,不过近战一般。

本来是志在建筑师的普通少年,但因为某些原因遭遇除自己以外家族被灭门的惨案后加入公社。

其实只比自己的义体大两个月不到,因此和速水是公社里年龄差距最小的兄妹。

为了掩饰自己从加入公社起就开始留长额发,让自己的外表看上去冷淡而缺乏感情,但实际是个温柔的人,也并非和给人的第一印象一样沉默寡言。

虽然嘴上不说,但明显是把自己的义体看作最重要的人,偶尔会出现比起完成任务更把她的安全放在前面的行动。

↓我脑补了一下后续发展……

某次速水受伤昏迷,千叶进入公社以来第一次露出了堪称少年的表情。

速水伤愈后千叶陪她进行恢复战斗能力的训练,在状态保持良好的状况下出了两次任务后,千叶被告知速水作为义体的战斗力已经开始无法抑制地衰退,必须加大用药剂量维持,代价是缩短她的寿命。

千叶得知消息后情绪失控,冲去找正在维护枪械的速水,抱着她失声痛哭。

但是他无法改变这个决定。

往后即使加大了药量,速水的战斗力仍然开始下滑,逐渐地无法胜任高难度的任务,但千叶却拒绝放弃她。

最后的任务里,在速水打光所有弹药,再无力回天之后,千叶用最后的狙击弹狙杀了速水,然后用随身的袖珍手枪饮弹自杀。

在千叶得知速水战斗力衰退的那一天,速水如是与他约定过,

「如果可能的话,让我死在你手里吧。」

少年轻柔地亲吻最后一颗子弹,把它填入弹仓,仔细瞄准。

然后他扣动扳机,把它送进了一公里外的远方,他最爱的少女的胸膛。

「再会,速水。」

子弹撕裂少女的身体时,她绿色的双瞳似乎含着笑。

↑光是开脑洞都好虐啊我不想写它(

-

我以前脑洞过夏天凛香帮龙之介把前发扎上去散热的梗,仔细想想的话,其实龙之介绝对是不肯绑刘海的吧……比起绑刘海他大概会比较愿意把后发扎起来,反正他后边头发也不短。

然后就可以看到单马尾千速了(pr

-

常人paro。

枫→渚,业打酱油,私心其实想加上业→枫就是(。

渚枫业幼驯染,确切地说,小时候枫还叫灯里。

八九岁的时候灯里因为家庭原因搬家,十五岁转学回到故乡和渚业再会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枫。

渚已经认不出从名字到外形都已经改变的枫,仅仅觉得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把她当做关系亲近的同学对待。

但业还记得她,只是没有当着渚的面把这件事点穿。

枫意识到业认得她时当然很高兴,但她最希望能记得她的人仍然不是业。

所以她还是在等。

-

「不早说。」女孩坐在教室窗台上捧着杯子吃布丁,纤细的小腿在半空中晃悠,「我还以为不只是渚,你也把我忘记了呢。」

「哪能叫忘记,」赤羽靠着黑板,把玩手里喝空的草莓牛奶纸盒,「小茅野你变化这么大,即使他没忘记,也认不出了。」

女孩咬着布丁勺子无声地苦笑,眼神落在自己被夕阳拖得长长的影子上。

「不试试吗?让渚君认得你。」赤羽随手把饮料盒抛上抛下,「就算我不点醒他,你也还是有希望的,对吧。」

女孩隔了好久才回答,话音艰涩,「…不了。我怕会打破现在……我好不容易才回到这里,现在,」她轻声说,「如果能等到渚哪天叫我一声枫…我也就很满足了。」

「诶。」赤羽笑,「我认识的小灯里是这种人吗?」

女孩把勺子放到布丁杯里,金属和玻璃碰出清脆的声响,「可是业君,如今坐在这里的已经不是雪村灯里了啊。」

「实际上到底是谁你自己最清楚,对吧。」赤羽收了笑容,但语气仍然柔软。

「…也许是这样。」女孩仰着头望着天花板,「可是我现在确实鼓不起勇气来,不像以前。」

赤羽沉默了一会,慢慢站起身来,拎着饮料盒往课室门走。

「等等,业…」

「关于你跟渚君的事情,我也只是个立场最亲近的旁观者而已。」赤羽头也不回地挥挥手,「要是想做点什么的话,决定权也在你自己——我有点事先走啦,明天见,小茅野。」

他走出教室的时候,似乎捕捉到了一丝几不可闻的叹气声。

-

我还是觉得龙之介会被2班其他三个男生烧。

龙之介跟凛香第一次约会回来大概会变成这样↓

「……千叶啊。」

「?」

「你跟速水周末出去约会了是哦。」

「然后呢,感想如何啊千叶。」

「…………啊?」

「千叶你丫别想装蒜,老实招了,坦白从宽——」

「我和速水没……」

「就是约会去了吧,还装,跟速水学的傲娇是吧!?」

「不咳……我和速水只是单纯出去……买东西的……」

「连借口都不会找千叶我真是对你的智商……」

「反正就是两个人出去了吧!!就是吧!!!!竹林!!!!」

「有何贵干?」

「你现在手头上有炸药吧!!快把这混蛋现充炸飞!!!」

「十分乐意(推眼镜)」

「……等等我什么都还没说!?」

「你说得够多了千叶,乖乖闭嘴等着被炸吧——」

「哈!?」

-

其实漫画对于千速关系的进展是能看到一个明显的过程的。

一开始完全不认识→修学旅行稍微熟悉→因为射击成绩出众,开始一起行动→开始能够闲聊几句→暑假暗杀计划,心结被解开→试胆大会→关系变得亲密→托儿所、死神事件→更进一步→……

大致是这么一个过程。

我个人觉得凛香和龙之介真正开始对对方有所意识是在合力击败Gastro之后, 嗯对,就是从那个笑容开始(。)在那之前即使一起训练一起行动一起执行任务,他们的眼里都估计只有自己手上那把枪……

官方好像没说是什么时候去约会的,反正我是等着被打脸了(。

至于动画貌似是从一开始就认识并且关系不错的设定,偶尔还会放闪(

-

第二次约会。

千叶把速水送回离她家不远的街口。

仍然是一路多少有些不自然的沉默,千叶按捺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焦灼,从旁注视着女孩的背影。

大概是因为有太多事情要做,在校时倒是浑然不觉,但像现在这样单独两个人在一起时,他们中间大段的沉默反而显得碍事又突兀。

他离她的距离近到只有一厘米,但被那些无法持续的话语混杂着无声堆积成的墙壁阻挡住,似乎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两人之间的夜色寂静,如同嘲笑着少年少女的青涩。

「到这里就可以了。」速水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面对着千叶,「我家就在这条街上。」

「嗯,路上小心。」千叶说,「…明天见。」

不知为何,连在学校向对方说过无数次的告别,在此时此刻都变得生涩起来。

夜色中的少年默默咬了咬嘴唇,今天第无数次地痛恨起自己的笨拙。

速水却在这个时候作出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回应。

「…那个,先不要走,」她说,「站着别动。」

「怎么了?」

「没什么,」速水似乎有些踌躇不安地拽着她的衣摆,「总之你站着不动就是了。」

千叶一头雾水地面对速水站定,疑惑着她接下来的行动。

他看见少女下定决心似的向前迈了一小步,又一小步,来到离他呼吸可至的距离。

然后,她缓慢地把双臂环过他的脊背,拥抱了他。

-

从某千叶同学的音乐喜好延伸出来的脑洞1。

凛香其实在知道龙之介的喜好之后自己偷偷地去找了一堆日圈HCP听,然后觉得……这都什么鬼。

但她还是听下去了。

而且听到后来觉得好像确实挺带感的,虽然不是她一般时间里会想听的风格。

再然后↓

「嗯,我觉得那谁的啥啥啥确实很不错。」*

貌似正在看书的速水若无其事地抛出一句话。

刚刚还吵吵闹闹的2班瞬间全体肃静。

菅谷转头看看千叶,发现这人快震惊得连他那张扑克脸都保不住了。

「…等等速水,」千叶说,「你听了?」

「有个朋友在听这首歌,」速水面无表情地翻了个页,「她推荐给我我就听了。」

冈岛拽拽中村衣服,对她呲牙咧嘴地使劲做口型:天下傲娇一般黑。

为了喜欢的人听他喜欢的歌,却连个借口都不会编。

中村看着冈岛嘿嘿嘿笑得一脸诡秘,转头就讲:「可是小速水啊,我为什么前两天拿你家随身听听歌的时候看到里面一堆都是新加进去的HCP呢?」

被无情揭底的速水:「………………」

被无情揭底的速水:「中村你放学别走。」

*对HCP没有了解,就随意脑补一下凛香实际上说的是什么乐队名和歌名吧(。

然后?然后放学之后莉樱就被恼羞成怒的凛香揍了一顿(并没有

(删)反正凛香综合战力E组女子第一,莉樱打不过她(/删)

-

由某千叶同学的音乐喜好延伸出来的脑洞2。

要是龙之介跟凛香分耳机的话他绝对不敢放HCP。

所以一般都只会放Bump of那什么,还有Rad那什么,等等这一类大众接受度比较高的Jpop和Jrock,有时放随机播放时突然戳进一首HCP就会心惊胆战手忙脚乱地赶紧切歌,生怕放了她不爱听的招她嫌弃。

但其实小凛香根本不会嫌弃,要不怎么还会跟他分一条耳机听歌。

或者说……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

第一次约会时穿了小高跟,结果走路走太多弄得腿不舒服的速水同学。

「速水你没事吧?」

「没有…」速水揉揉酸疼的小腿,眉毛不由自主地皱了皱,「坐一会就好。」

早知道会走这么多路,她就不穿这种高跟鞋出门了。

虽然她有着由舞蹈和军事训练磨炼出来的优秀平衡感,不会因为穿高跟鞋走路这种小事摔跤,但……就像她的某位婊子老师说过的那样,蹬着高跟鞋走路果然加倍疲劳。

不听老师言,吃亏在眼前啊,速水自嘲地如是想。

千叶蹲在速水面前看着她揉腿,嘴唇抿成了一直线。

「下次出来记得不要穿这种鞋,」他突然开口,「对脚不好。」

「嗯……嗯?」速水乖乖答应,但话还没说到一半,忽然福至心灵地发现好像哪里有点奇怪。

下次?

「怎么了?」千叶迷茫地抬头,「下次一起出来的时候换平底鞋不会好一点吗?」

少年一低头一抬头,覆在他脸上的额发被他自己晃开半厘米,速水刚刚好对上他发间露出的一只清澈眼瞳。

然后表面看似波澜不惊的速水凛香小朋友的内心,砰咚一声炸成了一朵欢天喜地的烟花。

「…会吧,」速水讷讷,「那就这么办…」

「说好了。」千叶起身,飞快地伸出手摸摸她头顶,「我去买喝的,慢慢休息,我很快回来。」

还没等速水应声,千叶就跑开去找自贩机了。

速水摸摸心口,觉得刚刚炸出来的那朵烟花涨得她胸口满当当的,甜得让她一时间几乎不知所措。

-

想象了一下E组各位可能擅长的游戏种类…

有希子:全制霸。即使是没接触过的游戏类型也能迅速上手。

业:仅次于↑。

龙之介:MUG(小部分,乐器演奏类,不包括舞蹈机)、FPS

凛香:MUG(大部分,反应类,包括舞蹈机)、FPS

优月:RPG、AVG

小竹:AVG(特别是GAL)

所以我私下里脑补千速约会去游戏中心的话那就不叫约会了,叫横扫FPS最高纪录(。

还有三村同学他是有希子玩什么他就跟着玩什么(。

-

女生刀术前五,萌萌练游泳,日向练体操,桃花凛香练舞蹈,阳菜乃……是男神效应(。

简言之就是两个体育生两个舞蹈生和一个小粉丝(。

-

考虑千速性转的话↓

千叶龙华♀:152cm。

美人,但是因为头发遮脸,看不出来;有胸,但是因为总是驼背,看不出来。

…会引人注目才有鬼。

不过本人确实也不想要引人注目就是了。

眼睛比较锐利。留长刘海的原因与眼睛有关。

身高没比一杆枪高多少,但却是个狙击天才。狙击能力得益于同样天才级别的空间理解力。

喜欢煮鸡蛋和硬核朋克和建筑学。

平常寡言闷骚,但熟悉之后会发现其实这孩子意外地活泼。某种意义上说是小动物系,饲养只需要喂食煮鸡蛋(并不是。

钝感。对自己的搭档有自己都不知道的好感。

速水凛♂:175cm。

长相是有点媚的那种漂亮,头发略长,又是个练爵士舞的,所以乍看上去有点(略

但是首先,这人男子力爆表,然后,他性取向笔直…再而且,其人气质凛冽,跟外表反差相当大,两相中和之下反而显得他整个人有点不起眼了。

外表看上去类似冰山男神那一类,但可惜是个没有救的傲娇。

士兵体质,射击刀术都相当出色,尤其是射击。枪术和刀术都得益于由舞蹈训练出的身体能力。

意外地是个文学少年。

喜欢自己的搭档,但是因为傲娇,死活不能坦率地说出口……

-

段子。

速水离家出走,在街上看到千叶的背影,想走过去却又不敢,就跟在他后面一直走一直走,边走边不出声音地掉眼泪。

然后走到红绿灯,他在一个绿灯过去了,速水被红灯隔在街这边。

她麻木地站在那里等绿灯,连抬头看千叶走了多远都不敢,一语不发地哭得满脸狼狈。

红灯再转绿,被眼泪糊了一脸的速水没看到。

「速水你怎么了?哭成这个样子。」

速水近乎惊愕地抬起头,看到站在她面前的千叶。

少年伸出手,把手帕递到她手上。

「我在这里,没事了。」

-

关于千叶同学眼睛的一点碎碎念。

总觉得要是龙之介没有额发的话他的气质会完全变掉……至少颜的气质会变掉。

以及根据名簿的描述我觉得他的眼睛会和凛香还有乌间老师很像,或者说像是这两个人的折中…因为上述2人都是目力强的代表嘛。模拟出来的结果参见aya太太近期的图。

还有他眼睛颜色应该比较淡?关于他眼睛的设定还是只能信松井大大,动画…除非有松井本人撑腰,否则我还是不会信服的(。

-

喵星人和饲主设定。

绿眼睛的喵和没眼睛的少年。

凛香:喵。

被前主人在某个雨夜遗弃后,被一个头发遮眼睛的男性人类收养了。

虽然出身家猫,却保持了相当程度的野性,捕猎本能强烈。…在家里会把持住自己就是了。

觉得现饲主的各种喜好相当不可理喻,比如戴耳机听噪音,比如画图纸,比如吃煮鸡蛋(?),但,虽然绝对不会说,她很喜欢这个经常把照顾她还放在照顾自己之前的笨蛋人类。

虽然喜欢他,但对他总是摆出一副不亲人的高冷样子,在人类的说法里好像叫傲娇…

龙之介:人。

大学二年级,建筑系,独居中。

在某个雨夜抱回了一只绿眼睛的喵,从此从一人独居生活变成了一人一猫。

学业繁忙,但把喵(删)伺候(/删)照顾得十分妥帖,偶尔还会忘记照顾自己…然后就会被喵恨铁不成钢的肉球呼脸并拽着他衣袖让他走开去先顾自己。

一度为喵看上去十分嫌弃自己而苦恼,但后来发现她只是性格别(ao)扭(jiao)而不是不喜欢自己,就十分高兴地享受起了各种肉球蹂躏…好像哪儿不太对。

-

想想其实千叶同学这种惯于压抑自己的人一旦爆发出来其实是会蛮疯的吧…

-

高校生设定。

不是性转哦☆


千叶拿着两盒饮料快走到走廊拐角的时候,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一个不认识的女生结结巴巴的声音。

「那、那个,速、速水同学,」

「……有什么事吗?」

速水的声音略为困惑地回应道。

根本没在意这么一段意味不明的会话的千叶快步走到拐角处等着,正想着过会速水和那女孩说完话就过去把饮料给她的时候,

「我我我我我喜欢速速水同学很久了!!请和和和我交往!!!」

拿出全身气势的陌生女孩面红耳赤地冲着速水大声如是吼道。

石化的速水:「……」

石化的千叶:「………………」

千叶不知道是不是该谢谢自己刚刚走快了两步,让自己亲眼目击了自己的女朋友……被同性告白了的场景。

从前他还在三年E组的时候,他们的呆毛班长就曾经感叹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被其他女孩告白的感觉真是微妙无比……可他便是没想到,这种事情有一天居然也会落到自己身上。

面对着他的速水嘴角抽了两抽,「抱歉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还有…」

「不!不可能认错的!」女孩骤然激动起来,打断速水的话,一把抓住了她的右手,「我从进入椚丘高校起就在注意你,虽然我们是隔壁班,但我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一直到今天才找到机会…」

速水的扑克脸已经要撑不下去了,看向千叶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两个字:「救我」。

一头黑线的千叶会意,小跑两步到了她身边,正准备在把她拉走之前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

「速水同学这种阴沉的无眼人到底有哪里好啊!!!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地方!??」

女孩手指抖抖地指着千叶咆哮道。

「…本来我还想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的,」速水说,「原来你知……喂千叶!?」

少年黑着脸一把拍开了缠着速水的女孩,拽着速水转身就走。

「无眼人你干什么!?」女孩瞬间炸毛,「我和速水同学还有话没说完!」

「反正也是白说,」千叶撩开额发,回头狠狠剜了她一眼,「以及我有眼睛。」

-

总感觉龙之介会是那种自己偷偷给街上的流浪猫做猫屋的孩子。

秋冬交际天气转凉,千叶看着街上自己熟悉的流浪猫们又要受冻了,就偷偷画了个猫屋的设计图,打算一得空马上就做给喵们。

然后……他在收集做猫屋的木头的时候被速水发现了。

他当然没法抵抗速水那双猫咪似的绿眼睛,就这么把猫屋的事情给一五一十地招了。

速水听完之后沉思了两秒,掏出手机。

「律我拜托你个事,把2班那群家伙叫来,现在。」

律:「收到☆」

然后两个人变成了八个人。

2班一共才七个人,多出来的那一个…是闻风而至摩拳擦掌的仓桥同学。

然后一群人推举千叶当总监修,开始热火朝天地给喵做起了房子。

这个场景怎么似曾相识啊,一边拿着设计图指挥还要一边忙着搬木头的千叶同学腹诽。

-

竹林说:「千叶你把这个拿回去鉴赏一下。」

对着手上的一整套《●与虎》的蓝光碟的千叶:「…………」

竹林无视千叶的一脸纠结,高深莫测地一推眼镜:「别废话,看完你就知道为什么速水会那样对你发火了,快看。」

千叶:「……………………」

他本能地觉得刚刚竹林给他塞的其实是一个炸药包。

等千叶顶着没人看得见的两个黑眼圈把那套碟还给竹林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

竹林问:「千叶你看完有什么感想没有。」

千叶回想片刻,诚实地摇了摇头。

竹林痛心疾首:「千叶你根本没领会到这部杰作的精髓!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活该天天被速水家暴!」

千叶:「……………………」

天知道,他其实只是被动画里那名字声音都跟他甚是相像的男主角,以及跟他朋友同名的女主角带来的违和感雷得半点都没看进去而已——他觉得自己居然能在电视机前面坚持放完那些碟片而不被吐槽欲淹没简直是个奇迹。

……还有被速水家暴是几个意思?

「啧千叶你果然就是钝,」竹林看着他一脸不解其意的模样大摇其头,「长了一张GAL男主角的脸却没有GAL男主角的命——你仔细想想,女主角是不是跟速水有点像?」

千叶努力回忆了一下里面的娇小女孩的凶残样子,再默默地跟速水跟他发火的时候对比了一下……似乎确实有点像的。

「你再想想,」竹林循循善诱,「男主角是不是跟你有点像?」

「……」千叶僵硬地点点头,「噢。」

除了名字和声音没一处像,他心说。

「领会了就好,」竹林把碟塞回千叶手里,意味深长地拍拍他的肩膀,「多看两次你就明白了,傲娇少女这种生物……嗯。」

千叶其实不太懂自己刚刚到底是领会了什么,但他还是把碟子接了回来,应了一声。

……他有点后悔一开始找竹林说他的烦恼了。

评论(1)
热度(55)

© 妄想素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