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缄默症:

原po相当犀利。


如果对自己本身有一个较高定位的话就该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去努力,和是不是专业出生关系不大。虽然我曾经也一时愤怒说出过【我就是业余渣渣画不好怎样啊爱看不看咬我啊】这种话。


嗯我比较能理解那种意识到巨大差距感之后的无力,就像我也会羡慕艺术生因为长期的训练能够有一个较良好的功底,而自己却要走很多弯路费劲去追。意识到自己一身硬伤但又无法快速作出改善确实很愁,甚至很恨。又因为如此但还不想放弃,所以同样的我也确实讨厌那些没有努力就说自己也就这样了的人。因为那显得我特别蠢。……跑题了。


赞美好听但不可能听听就变牛逼。人太自满就不会再进步了…那样多惨。最后,我个人认为如果真爱画画,其实不管让你去画什么东西,枯燥也好有趣也罢,无论画多久,画上一辈子,都会心甘情愿还无比满足。


利泽物:



到底为什么总有一些孩子都觉得自己杠杠的?成天在那里说喜欢画画喜欢画画喜欢得不得了啦,可是呢又拒绝讨论真正的专业领域基础知识。


比方A君说她喜欢画动漫,画同人,但没有基础,画得不行。这时如果你跟她说要先从人体的比例(只是简单的木头小模型那种)去理解和入手,她绝逼听不进去。B君说觉得她不会画阴影,这时如果提及基础素描,她一样嘴上应承其实根本不拿你的建议当回事。


她们的理由也很简单:我就是有兴趣喜欢画,为什么要学专业知识?


同为画画的兴趣者,我个人对这个观点持中立态度。


但是接下来她们的表现就超出了普通的“兴趣者”的范畴。她们开始表现出“我画得很好”的自信,同时观察别人,专挑一些天真善良的群友下手,不停展示自己的作品,从他们的嘴里撬出赞美的话来。


并且寻觅到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同好,开始互相吹捧。一个小学级别的涂鸦,被说“好棒”,作为回报对方也会来说自己这边“好棒”,接下来两人开始互称太太,说一些自己的(强调是自己的)绘画经验,通常类似于“我随便画的”“没怎么学过就自己画着玩”“慢慢就会了”,诸如此类。


然后他们会“探讨”所谓的专业技术问题,例如“我觉得男生好难画”,一边放出一张客观上的确足够畸形的图来。对面呢,要么“是啊我也觉得”要么“不啊我觉得妹子难画多了”,同时选择性地补个“你画的很好啊”。这样一个讨论的周期算是结束。


你们看,她们谁都不去谈论“人体到底怎么画”这个问题。


这类人观察的对象还有那些真正的画手,被称为大触的那个群体。她们还没膨胀到连真正的水平都不认可的地步,但对于那些大触,她们的态度往往是“触触还要不要人活了”“和巨巨生在一个世界真是对不起”。我承认我自己也是这个心态,但我之所以不屑于她们的言行,是因为我至少有自觉在地上打完滚还是得认头去学,为了有一天能跟那种水平比肩。


她们的感触则只结束在那些感叹之后了。有的病情较重的人则是能做到对触触也采取无视的态度,等到这一波吹捧风平浪静后,再故作高冷地丢点自己的东西(不一定奇烂但一定能看出基础很不牢固),大意为“唉反正我也只能到这种水平”“果然没天赋就是不行”“我也画了N年可是只能到这样”,然后等其他人出来安慰他。


如果让我评价这种人,说真的我只想甩一个字:滚。


不是鄙视你的“水平”也不是鄙视你的“兴趣”而是鄙视你的“态度”和“借口”以及“虚荣”(希望我的引号确实地起到了强调的作用)。


画画这事当然要靠兴趣,我并不是说只凭兴趣有哪里不妥,很多大触也都是因为有了兴趣才开始画画,这些大触里非科班出身的大有人在。


而水平,当然没有人能一步登天,但是态度问题就不是需要时间才看得出来的东西了吧。归根结底一点,为何而画,画得如何,这都是次要,可就是有那种人“画得不好”还要求得到跟其他人“画得好的”一样的称赞,一旦被指出了不足立刻拿“这只是兴趣”来当借口。这类人总是认为基础和专业知识对他们没用,画画让他快乐是因为画画能为他带来别人的赞赏。


很可惜,不学无术=废物,而像这种只想虚荣却没能力也不去学、同时又不敢明着求赞赏的人,比废物还不如。


然后这些人,求关注而懒得改变,就总是保持他们那种兼具了卑怯和狂妄的态度,招摇过市的同时阴暗猥琐,拒绝进步并搜寻他们的同类一起自嗨——于是这个症候群变得越来越庞大,庞大到我写了这么一篇东西来抒发我憋了很久的几个字:


一群傻逼。




评论(1)
热度(1820)
  1. 水幕光华利泽物 转载了此文字
  2. 修罗忧乐利泽物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储存室+记梗,密码叶生日
    留给自己,勉励

© 妄想素描 | Powered by LOFTER